Search






English

中文 (台灣)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Español

Português

Bahasa Indonesia

Tiếng Việt

AAX Trends

反向代幣化:重新規劃及尋找價值

反向代幣化:重新規劃及尋找價值

巿場動態

04 Mar 2021

與比特幣相比,證券型代幣/ 證券型通證發行 (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s) 相對較少爭議。

此類投資產品能夠為非流動性資產增加流動性、開拓新的渠道募集資金、保障擁有權及提升透明度。再者,大部份證券型代幣會遵守監管規則及數量限制,因此傳統投資者相對較能接受。

但隨著原生的數字資產比特幣的發展,STOs 及央行數貨幣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CBDCs) 亦一同發展。

我會在這文章作一個有趣的思想實驗、玩弄一下語意,或你也可視一個認真的設想,為大家簡介 “反向代幣化” (Inverse Tokenisation) 的概念作為未來數字資產的藍圖。

重新規劃價值:過渡至比特幣

早期有關中本聰 (Satoshi Nakamoto) 的討論亦早已預視比特幣會成為黃金2.0,但此論述只在最近兩年才引起大家注意。數位資產管理機構灰度 (Grayscale) 成功把黃金2.0 的想法向千禧一代推銷,在 2020年3月環球市場大崩盤時,透過其 #dropgold 社交媒體活動的傳導而獲得大眾關注,成功把此論述推向主流。

MicroStrategy 高調宣布把他們所持有的現金儲備永久轉換成比特幣,在美國的傳統市場引起了連鎖反應,其他美國及環球企業相繼仿效,包括特斯拉 (Tesla) 、Square、方舟投資 (Ark Investment) 及PayPal 等。此舉正正反映,機構開始察覺到現金儲備正存在快速貶值的風險,企業開始對比特幣的態度軟化,而非黃金。

比特幣是 “硬錢”。藝術品、收藏品或者古代文物有可能相對地罕有或稀有,而黃金、房產、鑽石、土地或珠寶等,全部都不能徹底稱作稀有物品。相反,比特幣有固定的二千一百萬枚的供應量,在其區塊鏈程式中早已預設了非彈性的產出率,隨著時間愈長,挖礦難度會愈高,產出率亦愈低。它的稀缺性建基於數學公式,因此是完完全全的稀缺資產。雖然其他的加密貨幣可以應用相似、甚至更好的稀缺模型,但作為第一隻誕生的加密貨幣,它擁有強大的網絡基礎,同時亦已證實在行業的知名度、監管及技術危機方面具有韌力,加上它的創造者神秘的身份,使比特幣一直保持無人能及的強大地位。

不少投資者認為比特幣的夏普指數/比率 (Sharpe Ratio) 技術分析工具非常可靠,一般中長線投資者會觀察夏普比率至少五年或以上 (建議大家可以特別看一下2021第一季傳統資產對比比特幣的比率轉變)。其中比特幣鏈上數據分析師Willy Woo 的基本分析尤其具啟發性。

比特幣的風險調節後收益 (Risk Adjusted Returns) vs 其他資產

資料來源: https://charts.woobull.com/bitcoin-risk-adjusted-return/

*風險調節後收益 (Risk Adjusted Returns) 利用夏普比率以4年持有的時間段計算所得

然而,現時較為主流的說法並不會說是 “買入” 或 “投資”比特幣,而是 “過渡至比特幣”,把它視為一種長線的價值儲存以及重新分配全球財富的方法。MicroStrategy的行政總裁Michael Saylor有較清楚的解釋,他認為不應該只關注比特幣的價格,而是應該把比特幣視為網絡空間的銀行,它的市值則純粹讓大家知道有多少金錢儲存在這銀行。

比特幣或虛擬銀行的 “保險金庫” 十分稀缺,所以當人們在比特幣中放置的金錢越多,其價格就會升得越高。由於法定貨幣的供應量實際上是無限量供應,相對於比特幣網路而言,比特幣便成為有史以來最方便的銀行,而它的價格隨着時間推移而升值也不足為奇,事實上從數學角度而言,它的確沒有價值上限。

從這角度而言,我們尚且未認為比特幣是一種貨幣。它事實上是一個環球賬簿,假設如果全世界的人也將其財富投入到比特幣,那麽我們將擁有一個非常全面的貨幣系統,提供完整性及前所未有的透明度,讓大眾清楚知道資本集中在哪裏以及它流動的去向。在此情況下,作為環球財富帳簿的比特幣最終將會擺脫現時的高度波動性,並可能成為全球貿易的主流標價貨幣。比特幣最大主義者視此為 “比特幣標準”,或者如網絡迷因,將它形象化至是一個巨大的吃鬼/ 小精靈/ 吃豆人,把黃金、債券等通通吃掉,並逐漸演變成怪物形狀。

這不禁讓我們想到央行數字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以及反向代幣化的發展。

重新尋找價值:回歸穩健貨幣

過去兩年來有不少頭條新聞也環繞着央行數字貨幣的報道,當然我們可以花點時間逐步分析報道,然而我更想直接了當地指出,央行數字貨幣的價值主張被過分誇大了。

毫無疑問,央行數字貨幣將會另傳統的貨幣系統變得更有效率,能夠為國家經濟提供新的渠道分配資金、提供刺激方案、徵稅、監察以及從本質上控制。然而綜合2020年觀察所得,對於價值儲存以及放棄控制權而言,央行數字貨幣並不是一個具吸引力的命題。最終,根據現時央行數字貨幣的概念,它極其量只是與法定貨幣掛鉤的穩定幣,因此它仍會受到完全相同的通貨膨脹壓力。然而這並不是說政府發行的貨幣沒有未來,而它只是會以落伍的(電子)兌換券形式存在。

在我們最近出版、有關 PlanB著名的庫存比模型 (Stock-to-flow Model,S2F) 的文章提到,庫存比模型讓人驚嘆地準確預測了比特幣的價格,而這領先大眾的模型成就了Dan Held所命名的比特幣幣超級循環。到目前為止,雖然美國的機構紛紛進場投資比特幣,但比特幣的價格仍然與模型預測的一致,當然我們亦看見價格走勢有加速的跡象。在經過改良的庫存比X (S2FX) 模型中,時間並非主要的考慮因素,他的新模型的價格預測是建基於比特幣過渡成為金融資產的增長速度,以及它能吸收全球財富的程度。

然而要實現以上情況,我們不能忽視主權財富的相關性。在社交媒體上,有部份主流意見會認為 “中央銀行永遠不會接受比特幣” 或者 “央行數字貨幣將會使比特幣暗然失色”。實情是 (一) 大部份法定貨幣都很不濟;(二) 目前給予人們美元去風險化的動機越來越大(金融上及政治上); (三) 正如中央銀行可能持有黃金一樣,他們亦可以持有比特幣。

比特幣完全去中心化,當有一定可觀數量的主流以資金支持比特幣,在那個時候我們並不在乎大家是否接受比特幣,反而是去想如何適應這新潮流。

有人打趣說:究竟有多少中央銀行的參與才能改變使用燈泡照明的方式?這並不重要,因為太陽正在照耀大家

最核心的問題並不是政府不能參與貨幣業務,而是如果政府貨幣要長遠吸引全球逐漸增長的知識型大眾,央行數字貨幣最終需要以穩健的價值儲存資產支持,例如比特幣或一籃子的(代幣化)資產。此舉有可能會推動國家投入比特幣挖礦行業,並有潛質發展出國家與尋求多元化的能源部門的新式合作夥伴關係。當央行數字貨幣如上述般發展,政府有可能仍會保持一定程度的監管及控制該國家數字貨幣,但卻能增加大眾對於該貨幣的信心,因為人民的信心是建基於該整合貨幣中所包含的多種具價值資產,而非單一政府發行的貨幣。

反向代幣化

當我們提及代幣化,一般會想像把有型的資產數碼化,並將該價值儲存在區塊鏈上。然而此概念有可能限制了我們更超脫的想法。

根據Willy Woo 最近的觀察所得,比特幣今日的大眾採納程度就像1997年網絡的發展一樣,只是比特幣的應用以更快的速度增長。根據他的分析,比特幣將在未來四年達至十億用戶(相對於2005年網絡的發展速度)。把互聯網的發展及比特幣的興起相戶比較,可以讓我們大概感受到這場變革的潛在規模。

資料來源: @woonomic

如果我們看見更多機構客戶,尤其在發展中市場的機構過渡至比特幣,以及高淨值個人客戶、資產管理經理、基金以及普通個人投資者持續進入比特幣市場,相信中央銀行將會開始考慮把比特幣納入為財政儲備。

與其說這是中央權威機構對比特幣所做出的決策,倒不如說在宏觀層面上,基於投機及後來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症)驅使中央機構不得不接受比特幣作為價值儲存資產。甚至早在2009年,中本聰就指出用戶群體的重要性,他寫到比特幣有潛力形成一個正向循環,當用戶增加,其價值也會相應提高,從而吸引更多的用戶。

如果市場決定了對 “硬金錢” 的偏愛,那麼把央行數字貨幣或重新配置的國家貨幣發展至植根於比特幣也十分合理。這將能全面完整了該循環,並使電子資產成為核心,從而發展成反向代幣化經濟。

關於作者

Ben Caselin 是AAX的研究及策略部主管。了解更多,可追蹤 @BenCaselin

分享這篇文章

social buttonsocial buttonsocial button

© 2022 AAX Trends.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