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English

中文 (台灣)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Español

Português

Bahasa Indonesia

Tiếng Việt

AAX Trends

為什麼比特幣挖礦是一個國家安全的問題

為什麼比特幣挖礦是一個國家安全的問題

巿場動態

11 Apr 2022

購買和持有比特幣(BTC)資產並不是讓人們從比特幣網絡獲得權力的原因。

讓我們從一個簡單的事實開始:購買和持有比特幣(BTC)資產並不是讓人們從比特幣網絡獲得權力的原因。持有比特幣只是意味著能夠從網絡的普及和增長中獲益(從價格升值的角度),它為用戶提供了諸如擁有稀缺的不記名資產的功能,可以快速、廉價地進行交易,並且不需要任何中介人的許可。

然而,網絡的安全性、完整性和演變取決於編碼員、礦工和成千上萬的個人節點,他們每天持續追蹤區塊鏈。換句話說,與其把比特幣當做股票來持有,不如說是在比特幣網絡本身擁有股份,最重要的是成為一個礦工。

掌握全球網絡權力的意義應該是顯而易見的。無論是OPEC (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石油輸出國組織)、SWIFT(The global provider of secure financial messaging services;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霍爾木茲海峽 (Strait of Hormuz) 還是互聯網基礎設施,處於有利地位的利益持份者如何利用他們對網絡的控制措施來施加影響非常明顯。然而,對於比特幣來說,大部分的權力在於哈希值 (Hash rate)。這就是挖礦作為國家安全問題的意義所在。

國家安全是一個經常被用來(或被誤用)證明監視政策、軍事部署、技術或其他法律實施的術語。在其最良性的形式中,國家安全是一種防禦性立場,旨在確保特定管轄區的安全、穩定和主權,是實現更公平的全球權力分配和可能的和平的墊腳石。

隨著比特幣網絡從一個互聯網的好奇心發展到一個向所有人開放的全球結算層,甚至可能是像俄羅斯或北韓這樣的逃避制裁者,民族國家可能會意識到,他們希望在網絡的方向和整體運作中擁有更大的發言權。為此,在全球哈希值中佔有一席之地非常關鍵。通過促進而不是禁止國內採礦業,國家也可以確保對網絡的控制權不會落入敵人手中。

比特幣網絡上的權力

一個比特幣礦工獲得的影響力與他們投入網絡的計算能力或工作成正比。這就是所謂的哈希值,一個計算工作的整體計算,更多的工作意味著更多的影響。

然而,應該注意的是,這當中的影響力是非常有限。礦工不能創造額外的比特幣、竊取比特幣或改變基礎代碼。相反,它的區塊鏈網絡的規則是保證交易真正通過並被納入區塊鏈的因素。

工作證明挖礦對於比特幣區塊鏈的運作不可或缺。在世界各地,礦工們都在尋找廉價的能源,以盡可能最低的成本使他們的挖礦機以最大的能力運行。礦工們能夠聚集的哈希值愈多,他們贏得下一個區塊的機會就愈大,而以此獲得6.25枚新造的比特幣的挖礦獎勵。當中的關鍵是將他們紀錄版本的 "真實的交易" 添加到全球比特幣帳簿中。

在這個系統中,大約每十分鐘就有一個新的記錄區塊被添加到區塊鏈上,當一個區塊被驗證和確認後,交易才會被永久性在鏈上被紀錄。需要強調的是,世界各地的各個節點需要接受新的區塊,如果確實遵守了比特幣協議的所有規則,沒有發生重複消費或操縱,區塊會被自動接受。

如果企圖插手更改比特幣的交易記錄的代價則非常之高。首先,即使某礦工或國家在全球的哈希值中有很大的持有份額,但整體的持有概率決定了這並不能保證贏得每個區塊,比特幣持有者需有擁有比特幣總流通量的51% 才能有權變更比特幣區塊鏈上的交易紀錄。其次,如果一個被破壞的交易區塊確實通過了,但因錄不一致而被大多數的節點拒絕,那麼與該區塊相關的任何獎勵都將被取消,因此企圖篡改比特幣的交易記錄的行為可能會使礦工得不償失。

儘管如此,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特性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網絡,但如果某個礦工,又或許是代表國家的執行者獲得多數哈希值(即51%),其安全性就會受到嚴重影響。從技術上而言,這將使網絡有可能對其他礦工和交易進行審查,以及類似形式的越權行為。

但是,為了真正看到這個論點,並理解在全球哈希值中的利益是如何支持國家安全並最終增加地緣政治平衡,我們必須從多個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參與的動機。

實踐中的博弈理

2019年,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遭受了一次駭客攻擊,價值4000萬美元的比特幣從其庫房中流走。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趙長鵬隨後公開提出了 "回滾" 比特幣區塊鏈的想法,這將使被盜資金恢復到幣安的保管中(並扭轉區塊鏈上自盜竊發生以來的所有交易)。

要做到這一點,需要說服大多數比特幣礦工和節點操作員遵循他的計畫。比特幣社區的反擊立竿見影,沒有人試圖回滾。從一開始,共識就對幣安不利,該公司不得不承擔損失並修復其內部系統。想像一下,如果地緣政治也能如此直接的話。

儘管在很大程度上強調了區塊鏈的 "不可改變性",但行業內的共識並不總是保守的。大家可以試圖做出改變,就像2016年以太坊社區投票決定分叉鏈,以追回DAO攻擊後被盜的5000萬美元的以太幣(ETH)。

大家的共識對新生區塊鏈的恢復至關重要,儘管社群的相當一部分人拒絕了這種干預。我們今天知道的以太坊網絡,據說微軟(MSFT)、摩根大通(JPM)、亞馬遜(AMZN)和其他企業巨頭已經在使用,並且市值超過3000億美元,而這就是那次回滾的結果。從技術上講,它是一個分支。它的前身,也就是駭客沒有被撤銷的原始以太坊區塊鏈,現在被稱為以太坊經典 (Ethereum Classic),它的市值略高於35億美元。

當需要升級網絡時,有助於確保區塊鏈難以改變的機制也是非常重要。哈希值驅動著整個區塊鏈的完整性和變化,並代表著一種能夠執行規範和防止網絡上濫用的影響力,而所有這些都需要代幣持有者的共識。

目前,美國是擁有最多哈希值的國家,這是在中國迫使其境內的礦工關閉後所贏得的地位。我認為,中國趕走其國內採礦業是一個錯誤,因為一個國家的哈希值越多,國家在保護其利益方面就越有影響力。不要有任何疑慮:比特幣仍然被中國投資者持有,並且仍在蓬勃發展。

為了做更深入的討論,想像一下美國沒有了礦工,而所有的哈希值力量都在俄羅斯。這對比特幣投資者,或者像MicroStrategy (MSTR) 和Tesla (TSLA) 這樣的美國上市公司的投資者來說不會是個好兆頭,因為俄羅斯既是一個技術發達的國家,也是一個極度不民主的國家。

同樣,如果比特幣的哈希值力量都不在俄羅斯,而是由美國及其盟友主導,那會怎樣?這將阻止俄羅斯的精英們將他們的財富儲存在比特幣中,並阻礙俄羅斯在全球貿易中使用比特幣的潛在努力。

當然,不是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礦工身上。沒有大多數個人節點的同意,比特幣不容易被武器化或受到干預。然而,比如說如果北韓要黑掉一個交易所(據稱它以前就做過),並打算用這些資金對世界進行毀滅性的核攻擊,很可能連最狂熱的自由和金融機構的支持者、堅定的比特幣玩家都會被說服,支持對區塊鏈的干預。

這裡還值得關注的是,個人如何能夠自由地參與到這個全球共識網絡中。我們可以看到合理推論和挖礦激勵的直接聯繫,一路從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參與個人到有潛力成為地緣政治組成部分、達工業規模的礦工。

也就是說,居住在一個共同管轄區的礦工不一定有相同的價值觀,我們也不應該假設礦工和國家之間的協議。但我們可以預見,通過建立協會(例如比特幣挖礦委員會)、國家發起的挖礦設施(例如薩爾瓦多)或某些至少是公共挖礦公司必須遵守的法規,形成一個群體。歸根結底,共識不是關於同質性,而是關於維持權力平衡,一種跨越國家和觀點的平衡。

除非整個人口決定遠離比特幣,否則每個司法管轄區都有動力在全球哈希值中獲得利益,就像國內礦工爭奪本地哈值值一樣。在俄羅斯,這可能是為了開採新的比特幣來創造當地的財富,確保貿易的管道,也是為了保護其公民的資產,投資的公司,以及未來可能的國家儲備。

對於美國或歐盟來說,這不僅僅是為了保護其投資者;這實際上是為了保留監管影響力。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今年3月9日的行政命令呼籲對美國的加密貨幣監管採取統一的方法,這可能會影響到傳統的金融體系,並在圍繞加密貨幣的應用表層找到容易實施的方法。最近,當以太坊錢包MetaMask和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平台OpenSea 這兩個位於美國的項目單方面阻止伊朗和委內瑞拉使用者使用其服務時,我們清楚看到了這一點。

然而,與這些應用程式和大多數的加密貨幣不同,比特幣沒有CEO或總部,它是一個開放和分散式的網絡。因此,任何在協議層面或圍繞安全方面試圖監管,都需要在相關司法管轄區擁有哈希值權利。沒有哈希值權,就沒有發言權。

不言而喻,對於任何接觸到比特幣的司法管轄區,無論是通過其公民和其所在的公司,還是作為主權財富基金的一部分,擁有全球哈希值的權益非常重要。

走向地緣政治平衡

這個論點的一個重要方面是意識到比特幣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份額正在迅速增長。今天它可能看起來很微不足道,但全球對比特幣這種資產的採用,繼續以更快的速度展開,甚至比九十年代末見證的互聯網增長還要快。

我們知道個人和公司可能希望用比特幣儲蓄或將該資產放在他們的資產負債表上的原因。特別是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看到更多的普通人、億萬富翁、公司、對沖基金,甚至國家即使不是完全擁抱比特幣,但都非常熱衷於比特幣。

我們應該越來越清楚,為甚麼這個區塊鏈網絡和資產類別增長的下一階段可能包括對哈希值的爭奪,同時投資者和監管者都意識到參與網絡本身的運作是確保長期公共利益的最佳方式。

比特幣不僅提供了一種可投資的資產,持有者從其稀缺的供應和不受任意政策制定和印鈔的影響中獲益。更宏觀地說,它為互聯網原生貨幣的結算提供了一個全球網絡,不受任何單一實體的控制。它為發展一個更加公平的全球金融體系提供了一個替代性的基礎層,這個體系在設計上是無分國界和具民主特性。它構成了金融的裁軍,同時仍然允許底線的道德要求對共識和執行產生影響。

隨著全球比特幣投資者社區的不斷擴大,擁有哈希值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沒有哈希值的風險也在增加,這使得開採比特幣成為國家安全的問題。

關於作者

Ben Caselin 為 AAX 加密貨幣交易所的研究及策略主管。AAX是全球首家由倫敦證券交易所的LSEG技術驅動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同時為第一家採所聰 (Satoshi) 本位計價的交易所,致力推動比特幣普及。追踪 @BenCaselin

關於 AAX

AAX 為一家國際性加密貨幣交易所,在全球擁有超過二百萬用戶。AAX 利用倫敦證券交易所的 LSEG 技術,為用戶提供一站式加密貨幣服務,包括合約交易、100+現貨交易對、P2P 現金交易、理財產品及專業級 API 交易等立即在AAX開戶,或下載AAX Mobile App,體驗下一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分享這篇文章

social buttonsocial buttonsocial button

© 2022 AAX Trends.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